95后酒后撞死人找人顶包 称心里害怕不想坐牢

首页

2018-10-16

95后酒后撞死人找人顶包被民警识破,称心里害怕,不想坐牢水母网9月25日讯(YMG记者 李珑 通讯员 莱法宣)近日,一起酒后交通肇事顶包案在莱山法院开庭审理。

站在被告席上的小伙1997年出生,被他撞伤的大妈送医救治无效死亡。

酒后开车撞上了人站在被告席上的陈某是黑龙江人,小学阶段来到烟台,入读莱山一所小学。

初中毕业后读了中专,目前无业。

陈某的父亲是普通工人,母亲无业。

家境一般,21岁的独生子陈某却一直没有找一份正式工作。

2016年,他考出了驾照,家里给他买了一辆面包车,指望他能赚点钱。 然而车没开几年,他就惹了大祸。 今年春节后的一天,陈某与父亲、邻居等4人在其出租房喝酒聊天。 他们从下午开始喝,陈某不知不觉喝下了二两左右白酒、两瓶啤酒。

19时左右,陈某驾车外出,知道酒驾违法,他明知故犯,心里只求侥幸不要遇到查车的警察。 几分钟后,陈某驾车经长安路至金滩东路大庄村附近时,为了躲避前方车辆,开至路左侧行驶,撞上了一位步行的行人。

经公安部门检测,陈某当时的车速每小时28公里左右。 路人身受重伤,陈某驾驶的五菱车前窗蛛网状碎裂。

害怕坐牢找人顶包事故发生后,陈某未报警,未打120救人,而是把电话打给了自己的朋友。

知道自己酒驾撞人,他找朋友希望有人替自己顶包。

第一个被找的朋友在电话中当即拒绝了他的要求,并一再劝他自首。

第二个朋友自己也刚喝了酒,其妻子林某在“想帮帮朋友”的念头驱使下,答应替陈某顶包。

林某抵达现场后,在陈某的指使下,将驾驶座位调到了自己合适的位置。

3分钟后,陈某离开现场,去芳华园附近一家饭店坐下来。 之后,他不断用电话与林某沟通消息。

伤者被送到最近的医院急救,诊断结果为双胸塌陷,创伤性休克,颅脑损伤,最终宣告不治。

林某得知伤者死亡后,发短信告诉陈某,自己害怕,事态已经很严重,不想被牵连。 陈某与林某数次通电话,希望林某能帮助他,第三次通电话时,在一旁处理事故的警察察觉出了问题,将电话接了过来。

现场民警已然发觉事情不对劲,对林某这个肇事司机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。

又见她不断接电话,还总是避着警察,就把电话接了过来。 电话里,民警要求陈某立刻自首。

陈某最终打车从饭店直接赶到了医院。 两个家庭因车祸破碎死者吴英(化名),今年70岁。

吴英身体健康,常年在初家市场摆摊卖菜。 每天傍晚,吴英从初家市场步行数里地,走回前往大庄村新楼区的家中。

吴英与老伴感情很好,有3个儿子,均已人到中年,家庭和谐幸福。 吴英去世后,本来身体很好的老伴突然垮了,一直在医院治疗。 吴英死后一个半月,老伴将儿子们都支走,一个人寻了短见。

开庭时,陈某的家人均未到场。

陈某未请律师,只有保险公司的法律顾问在开庭5分钟后急匆匆到庭。 死者的3个儿子作为原告悉数到场,提出了包括死亡赔偿金、丧葬费、精神损害赔偿金在内的50多万元赔偿。 据悉,故事发生后,陈某家人一直未露面,也未就赔偿问题与吴英一家进行沟通。 死者的三个儿子在法庭上始终较好地控制着情绪,在庭审结束后向YMG记者表示,短时间内失去本来身体健康的父母,心理上难以接受。

陈某从头至尾认罪,多次表示:“我认罪,我错了,我给受害人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。 ”保险公司法律顾问表示,投保人酒驾、找人顶包,依免赔条款,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。

双方均同意就民事赔偿部分接受庭外调解。 目前,调解正在进行中。 违法成本高,高压线莫触碰陈某表示,找人顶包是因为心里害怕,不想坐牢。 《道路交通安全法》第九十一条:饮酒后或者醉酒驾驶机动车发生重大交通事故,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,并由公安机关吊销机动车驾驶证,终生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。 于是,有些人酒驾、醉驾以后为了防止被判刑会找人顶包。

然而酒驾顶包被发现,违法成本不低。

首先,要确认酒驾是否达到醉驾标准。

如果酒驾没达到醉驾标准,“顶包”被发现后,涉嫌包庇,会被拘留、罚款;肇事者也会依照《道路交通安全法》被拘留、罚款。 如果肇事者构成醉驾,则涉嫌危险驾驶罪。 危险驾驶罪是指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,或者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,情节恶劣的行为。

“顶包”者就涉嫌包庇犯罪,窝藏、包庇罪,是指明知是犯罪的人而为其提供隐藏处所、财物,帮助其逃匿或者作假证明包庇的行为,将被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。 所以,酒后驾驶找人顶包被查出来,顶包的那个人是以包庇罪论处的。

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,犯包庇罪的人一般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。

酒驾肇事致人死亡,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,但找人顶包,则会判三年以上,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法律的高压线,不要随意触碰。

(文中人物为化名)。